注册
闽南网 > 闽南文化 > 印象古城 > 品读古城 > 正文

吴纪培:古音缭绕“土戏班”

来源:闽南网 2020-07-13 11:33 http://www.maga1776.com/

008

  一路走来,我生活了大半辈子,平常极少到戏院看戏,尤其是古装戏。偶然的机会,看过一二出,仅留下鼓锣敲打声、狂吼般喊叫声、蹿上跳下、咿咿呀呀地唱个不停之类散乱的印象。更糟透的是,我看得慢,入戏慢,还没能看出什么剧情,戏就落幕了,只能怏怏然走了。

  但也有例外情况,比如在野外散漫的场地,站得远远地看呀瞧呀,感觉自有一番风致,竟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回想起来,大抵源自我的记忆深处,在小时候,在野外看过“土戏台”演出的好戏。况且,此后少有到戏院看戏,竟是受到它的影响。其时恐怕我还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年景。

  那些年月,每年农历三月,在祖厝的古巷口,铺主宫前,总有一个六七人组成的小戏班演古装戏,留下一番热闹景象。

  据说自宋元以来,泉州古城有36铺。铺,以一定区域划分。每个铺,都建有铺主公宫,奉一尊神明。铺主公,也称当境公,旨在保一方平安。我家巷口的铺主公宫,供奉的是闽南药仙——吴真人大道公,民间称保生大帝,是侨乡各地主要的当境神之一。毗邻的奉圣铺,供奉的是唐代乐圣——雷海青,类此等等。这种民俗已有上千年历史。每逢铺主公诞冥之日,各铺的百姓总要轰轰烈烈祭拜一番,而请“土戏班”演出,是不可或缺的选项,为的就是图个喜庆。

  闽南侨乡的戏曲,同样由古代中原移民来泉南之时带来,并于此时生根发芽,流播传衍,构成为独具特色的泉腔戏曲。其中如小梨园是久负盛名的民间戏种,有百十棚之多,十分活跃。

  同属梨园系统的“老戏班”,这戏班多用于神诞酬神,由年纪较大的演员组成。虽是成人演出,其戏棚舞台也与小梨园相似。在我印象里,戏班组成十分简约精悍。在服饰和化装方面也不讲究;吹拉弹的洞箫、二胡、琵琶,各由一人演奏;面锣鼓打击则一人兼着。前后台浑然一体,并无布景道具,一桌两椅,算是代表了。这实在是高度的意象化。

  出戏的是着古装扮相的男女二人,演员在台中演出,乐队就在台边,两者同台演出。观众就在周围,和他们同一个台面。在民间大多称为“土戏班”。

  这种“老戏班”的梨园戏,一日连演二三场的跑场是常有事。底层百姓爱看《苏秦》《李亚仙》等传统戏,简易戏台下,往往是周围观众,拿着高低不齐的椅凳,还有床板,草席,甚至一两捆稻草铺在戏台前,并早早搬来抢好位子占座。入夜时分,闹台锣鼓一响,众人就拖家带口赶来了。不少人站在外围,有的爬到屋顶上,有的趴在阳台边……台下,人看得入迷;台上,也表演得卖力。那些戏迷们看到入戏时,遇到来戏,禁不住“好啊!好啊”使劲鼓掌、嘘叫;小孩们也不甘示弱,跟着瞎起哄。老戏班的表演,有时很不严谨,一招一式随便改动,有较大灵活性,甚至借题发挥,插科打诨。难怪俗谚有云:“高甲弄破鼓,梨园讲查某。”或许,正是土戏班的即兴表演,常常引来了满场笑声,浪潮般此起彼伏,逗得大家“戏兴”大作。这让我感到十分温暖、融和,有一种莫名的感动。人活在世上,愁是一天,乐也是一天,何乐而不为呢!难怪百姓称是家门口的“戏班”。似乎是台上台下的一场联动、聚欢。

  时间过得真快,等到午夜时分,月亮已被云遮雾挡着,变得朦胧起来,巷口宫前的人们,这才互相打招呼,拖儿拔女,意犹未尽的散去。

  其实,我对这“土戏班”的演出,向来是漫不经心的,充其量,是看热闹外行人而已,毫无深究细析之意。有时,我还以为对这戏稍作正面观赏,还不如离远点听戏为好。那悠扬动听的伴奏,铿锵有力的锣鼓击打,更有的是婉转、优雅的唱腔,连伴唱声,都会令人十分惬意和陶醉。

  这种近乎和观众“同台演出”的土戏班,和另一剧种《打城戏》的舞台演出,后者,或许更具民间的草根性,其演出一些与法事有关的剧目外,还加上一些惊险的武打杂技,甚至结合一些少林刀枪剑戟,颇引观众兴趣,成为别具风格的剧种。

  五十年代,我的姨妈家在浮桥镇挖角街的古大厝。每逢小学放假,到她家做客,是一件十分快乐惬意的事。不要说能吃上家中稀有的腥荤食物,改善一下咕辘饥肠,还能一路浏览郊外迷人风光,融入大自然的怀抱。

  往返途中,要跨过三座长短不一的古石板桥,最长的当属浮桥,近200米长。站在桥上,俯望朗朗晴天,蓝湛湛的,几朵飘动白云,阳光照在古桥石板上,反射出刺眼的亮光;桥下,潺潺流水,翻滚浪花;岸边沙丘上莺飞草长。途中,还要穿过那一片片连绵不断的龙眼树园、翠竹丛林……不时,还有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威武的石将军,高大石马、倒地石狮、矗立石筍柱、狰狞石人像……人恍如在诗情画意中,也恍如在魔幻世界里,让久居城市的孩子一路连蹦带跳,如出笼的小兔子一般快活。

  有一年暑假,我经母亲准许在姨妈家过夜。当天晚上,姨妈带我到街边的“土台”看打城戏。说是“土台”,其实是用原先装石油的废旧铁桶垫上木料搭成的戏台,极其方便简朴的。浮桥街是周围由农村组成的集镇,附近的十里八乡,大多是种粮栽菜的农民。“晚上到街上看戏啰”成了乡下人和街上住民彼此打招呼的“热词”,传递着一种对文化生活的渴望。

  有趣的是,台下那凸凹不平的场地上,尚留下前天下雨的积水,但丝毫不减观众的热情。场中间是自带的长短不一的木板凳,虽杂乱无章间,也自觉互让为后座留下看戏的空隙。台前,算是给小观众预备的,他们或坐或蹲,相当散漫;整个外围站满着几层观众;更有甚者,爬到龙眼树上,远眺这“土台”上的演出,也看得津津有味哩。

  当我被姨妈牵着手,拨开人群后,端坐椅时,戏已开始一会儿了。在急促高亢的锣鼓声中,只见台上一个长黑胡子的,背上插着四面旗,扛着长枪,和一群赤膊的人正打仗。还有那老生连翻几十个筋斗,套了黄布衣扮老虎跳来搏去。更有一个蒙面人,棒打蛇精等,他们轮番上场。更不可思议的,有一个头戴面具的,不时跳出来,从口中喷出长长的火龙……总之,令人目不暇接,赢得台下不少喝彩声,甚至“嗨嗨嗨”的叫声。

  夏天晚上,朗朗明月悬挂在高空,江风缓缓吹拂过,还带过几分凉意,附近的龙眼树树影婆娑,空旷地原野,不断传来蟋蟀急促的鸣唱,萤火虫在林间草丛里闪烁着微光,若明若暗,飘忽不定……

  然而,看着看着,看了并不很久,年纪小的开始打呵欠;大人也各管自己谈话;戏台下不时有了骚动,有一些却溜到场外,吃西瓜,啃菜头生,剥花生,吮吸吸螺,嗑瓜子等。地上一片西瓜残渣的狼藉。还有卖鱼干、葫芦串、丸子汤,现场爆米花等,摆在场外。

  不管怎么样,姨妈仍兴致很高地看戏,我却有点犯困,只觉得戏子里都渐渐地稀奇,五官渐不明显,只有小生老旦晃动的模糊身影,姨妈见状,只好带我回家。

  临近午夜时分,月还没落下,离开戏台时,月光又显得格外皎洁。望着不远处的群山,似铁兽般的黑脊,轮廓格外分明。回望戏台在灯光中,却又如初来乍到时一般,又缥缈像一座仙山楼阁,满被红色罩着,吹到耳边来的戏台上的声音,传得很远。那是十分亲切的百听不厌的乡音。

  真的,一直到现在,我再没有看到那夜一样的好戏了。

吴纪培

吴纪培

  作者:吴纪培,原泉州市工商局退休干部,现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,福建省、泉州市作协会员。

征稿启事

责任编辑:连培煌
相关阅读:
新闻 娱乐 福建 泉州 漳州 厦门
猜你喜欢:
已有0条评论
频道推荐
  • 泉州制杆秤手艺人苏梅琴:望公平标尺代代传
  • 泉州白塔巷里“白塔膏” 老字号传两百年
  • 女生节是几月几号 三七女生节起源于什么时
  • 新闻推荐
    @所有人 多项民生礼包加速落地快来查收 三峡大坝变形?专家:又有人在恶意炒作 北京新一波疫情为什么没出现死亡病例? 戴口罩、一米线 疫情改变了哪些习惯? 呼伦贝尔现幻日奇观 彩虹光带环绕太阳
    视觉焦点
    石狮:秋风起,紫菜香 石狮:秋风起,紫菜香
    石狮环湾生态公园内粉黛乱子草盛放 石狮环湾生态公园内粉黛乱子草盛放
    精彩视频
    福建炼化:食品级透明料聚烯烃的投放
    福建炼化:食品级透明料聚烯烃的投放
    泉州公交让城市生活更美好
    泉州公交让城市生活更美好
    专题推荐
    关注泉城养老服务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    关注泉城养老服务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
   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,以图、文、视频等形式,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,提升养老服

    2020福建高考招录
    风雨无阻,决胜小康——2020年全国两会专题
    48小时点击排行榜
    研发到了哪步?接种一次管多久?新冠病毒疫 统一限速标志 公路限速标志设计规范11月 9月产品开始大量上市 11部门开展消费扶贫 国家卫健委:防范惩治卫生健康统计造假 胡春华主持召开服贸会组委会第二次全体会 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执 俄四分之一被检者有新冠抗体 哈疫情好转 德国总理默克尔:欧盟期待与中国加强多领
    猫咪手机在线AV,日本一级电影,黄色视频直播,俄罗斯性爱,中文无码